隐王霄风

病(带卡)

文笔不好将就看 ̄  ̄)σ

“卡卡西,我没有结婚!我和小南只是在演戏!所以你不要在哭了,好不好?”带土像哄小孩子一样晃着卡卡西的胳膊说道。卡卡西被他孩子气的样子给逗乐了,噗嗤一声,扯着带土的领口擦眼泪。带着点鼻音的说道

“其实我都不在乎的,即使···即使你喜欢上了别人了,我也会一直一直想着你。”

一直这样全心全意爱自己的卡卡西,带土怎么会爱上别人呢?带土隔着餐桌抱着卡卡西心疼的说“多对自己有点信心啊!我这么爱你,怎么会喜欢上别人呢?”

带土搂着睡得安静的卡卡西,小心的拂去卡卡西眼角的泪痕。带土即悔恨又庆幸。悔恨自己当初的不辞而别,庆幸卡卡西依然等着他。

带土的一出生就带走了母亲的生命。作为一个私生子,带土被遣送到这个偏远又充满艺术的城市。少年时两人两两相厌,从小到鸡毛蒜皮,大到人生理想处处针锋相对。

直到带土为了卡卡西毁去半张脸,友情开始发酵膨胀。流言蜚语开始在他们之间传开,他们被恶作剧,被疏远······

带土走进教室时,里面只有卡卡西一个人。他安静的趴在课桌上,瘦小的肩膀小幅度的怂起,手臂规矩的垫在脑袋下面,窗外的榆钱树仿佛是随着他的呼吸来回晃动着的,发出沙沙的声响。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刚被叫醒的卡卡西疑惑的叫着带土的名字“带土?····”可爱的一塌糊涂!次日,他们接吻的事儿就在班级里传开了。

带土决定回去,回到那个他一直不屑的家族里去!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自己的一切。
初到大城市带土不惜贱卖自己的作品来换取温饱的钱。每天白天去各种公司去面试投稿,晚上出入不入流的娱乐会所里卖场表演。每当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都会狠狠地抽自己两嘴巴子,骂自己负心汉。

不管 过去有多么难熬都已经过去了!带土不在乎自己曾经有多么不易,就像卡卡西不在乎带土为什么会不辞而别。 这就是他们对彼此付出的爱意。

当卡卡西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被带土圈在怀里。卡卡西贴着厚实的胸膛,把脸埋在棉质的T恤。幸福的不真实。带土期期艾艾的看着卡卡西说“这就是你掐我胸口的原因?!”‘太可爱了!’

卡卡西别过脸说“不全是,我饿了!”一听卡卡西饿了,带土马上蹦起来“我出去给你买吃的。你想吃什么?”
看着带土紧张的模样,卡卡西感觉有一股悸动从心里面流淌出来,汩汩的往身体外面益。“带土·····”

病 (带卡)

  临近凌晨时,从卧室能够看到客厅里乱成一片的客厅。卡卡西揉了揉长时间蜷曲着而麻木的退,脚边散落一地的纸张和照片。本想骂自己傻逼时才发现喉咙像是被火烫过似的干涸肿胀。
  就盯着地上的狼藉,卡卡西足足发了半个小时的呆,要不是帕克饿死之前的拼死呻吟,怕是某人要化身成望夫石了!在帕克吃饱喝足之后的那一瞥,卡卡西才真正意识到‘狗真是人类的好盆友!’
   卡卡西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洒脱利落的人。就像当初和带土分手后还一直以好友的身份呆在对方QQ分组里。
   这些年卡卡西一直吧宇智波带土放在冷宫里,甚至已经忘了还有这个人。
   直到昨天阿斯玛女儿的满月酒,虽然并没有见到带土本人,可关于他的种种一字一句的戳进自己的心窝里。什么带土好像有女朋友啦,什么已经结婚啦巴拉巴拉的。听得卡卡西绷直了脊梁,心里难受了还不能让人家看到,只好僵硬的咧着嘴笑,幸好大大咧咧的凯过来拉着自己嚷嚷着说要看看阿斯玛家的闺女。
   被凯搂着肩来到里室,看着阿斯玛和红幸福的模样卡卡西羡慕死了,被这种简单的幸福感动过后就是压抑不住的委屈和不甘。他需要发泄,所以没有拒绝凯和一群同期的邀请,饭局之后转战KTV,
    这一群同期里不乏有对卡卡西爱慕的女孩子,酒后女孩子们前赴后继的醉倒在卡卡西的怀里。
    就在卡卡西意乱情迷时不知是谁又提起宇智波。,虽然没指名道姓的说是哪个宇智波,可这个姓氏还是像毒药一样听得卡卡西一阵眩晕。
   智波带土现音乐界的中流砥柱,两年前与圈内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民谣歌手宣布结婚。一直相亲相爱,成为娱乐圈内少有的模范夫妻。
   两年前,当卡西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旁敲侧击的跟本人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可人家一句‘是真的呀!我为什么要骗你啊?’彻底的堵死卡卡西对那个人的所有幻想。
就这样卡卡西像一个被爱伤过的女人一样死守着自己一点自尊,义正言辞的表示‘我已经不会再相信这世间会有爱情了!’
‘可我为什么还要守着我的第一次?在我洁身自好的时候,那人都不知道和那个小民谣在床上滚了少个来回了!’卡卡西狠狠地咬着不知第几个醉倒在自己怀里还在自己身上四处揩油的女人。
可事实证明,卡卡西还是不能接受与自己做爱的是其他不叫宇智波带土的人。
他狼狈的趴在洗手池上,看着脸上可疑的水痕,掬了一捧水洗把脸摇摇晃的自己打了个的爬回有狗等自己的家。
卡卡西回到家中却并未照顾已经等自己一天的帕克,可怜的帕克成了一个对卡卡西求而不得的狗!卡卡西拿着宇智波带土的照片和被他遗弃在这儿的乐谱和草稿自言自语,对着照片上的人又哭又闹就是得不到他的任何回应,卡卡西放弃一般的说到‘我好累啊,我已经不能再保留对你的爱了,虽然我做不到,但我真的不想再爱你了!’即使这样说,照片上的人还是闪着一双宝石一样的大眼睛露出一口皓齿璀璨的笑着。
而另一边从阿斯玛那儿追到KTV的带土却正巧卡在卡卡西离开后的那一秒找到包厢,在带土急匆匆的推开包厢时不巧的听到女生拿卡卡西嬉笑的话。带土气急败坏的瞪着眼睛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卡卡西时,直接从人堆中一把拉出意识不清的凯。带土这般面无表情的样子有点吓到周围的人,一群人愣愣的不再吵闹所以带土并不需要大声的说话,被拉出来的凯还有些迷糊‘哪位?有何贵干?’带土哭笑不得,拿手拍拍凯的脸颊‘醒醒啦,傻凯!我是带土,卡卡西在那儿?’迷糊的凯自动忽略前半句,听到卡卡西的名字瞬间清醒‘诶~卡卡西不在吗?可能上厕所了吧。’之后就是带土被迫夹在一群疯魔的醉鬼中间等着卡卡西回来。当然,直到包夜结束卡卡西也没有回来。
五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昨天还是阴雨绵绵寒意入骨今天就烈焰狂魔般的荼毒无辜的木叶三好市民。
卡卡西挽着袖子坐在教室的后方,规矩的蜷着退搁在桌子底下,这么热的天偏偏还带着白色口罩。修长的脖颈往上是优美的下颌线,这般禁欲气质十足的卡卡西引得昏昏欲睡的女学生们无限遐想。可实际上卡卡西没有学生们看到的那样淡定!卡卡西感觉自己好像出现幻觉了,当带土那黑色的短炸毛第三十三次出现在后窗上时,卡卡西终于忍不住往那个方向投去一个白眼。而接到白眼的宇智波带土是一脸懵逼的‘为什么会被发现?卡卡西好厉害啊!这都能发现!
当下课铃响起时,前一秒还是霜打的茄子后一秒就瞬间满血复活的少男少女们发现,他们尽忠尽职的老师已经不见人影了!带土亦步亦趋的跟着卡卡西,一直到中午吃饭时,同座的女教师满脸疑惑的指了指外面一脸可怜兮兮的蹲在楼梯上画圈圈的带土说到‘旗木君认识那个人吗?他已经跟了你一天了,没有关系吗?’卡卡西瞥了一眼念念有词的某人说‘没事,他抗饿!’
带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卡卡西这样无视,受伤的蹲在楼梯口。然而更让他受伤的是碰见不该碰见的人!
‘傻叔叔,你怎么会再这儿?’带土怨念的看着佐助牵着一个粉色头发的小妞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一脸现充的嘴脸‘切~’“哦,鼬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学习天天泡妞。”“哼,我哥才不会跟你一样傻呢!”佐助一脸鄙夷的牵着小粉红走了,留给带土一个趾高气昂的背影。
虽然卡卡西一脸不在乎的模样,可看到被太阳晒得发焉的带土还是心疼的把他拉到食堂里给他打了一份饭,把饭放好之后跑着到食堂最后一排买了一罐柠檬水。带土呆呆的看着卡卡西跑动时扬起的发丝和摆动的双手,膝盖处裤子被拉扯出的皱褶。这一切本应该都是他的。这样的卡卡西,上课时慵懒的卡卡西,心疼的拉过自己的卡卡西,细心叮咛的卡卡西。。。
当卡卡西跑回来时,带土面前的饭菜一口没动。卡卡西心想不会是晒傻了吧!卡卡西拿过冰饮的手拂过带土涨红的脸颊,带土一激灵抓着那只手不放。卡卡西突然就想哭了,为什么现在还来找我?难道是我真的很傻,就连现在还爱着你都被你看出来了?
卡卡西手上粘上的冷气贴着晒得滚烫的脸化成一颗颗水滴顺着带土的手腕,从弯曲的手肘处跌落在桌子上。带土仰着头看卡卡西,渐渐氤氲的眼眶,委屈到纠缠在一块的眉眼,隐忍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而抿紧的嘴唇。心好疼,这样的卡卡西让带土一瞬间揪紧了心脏。“卡卡西,我爱你,一直爱你。我从来没有背叛你。”
这一刻,卡卡西觉得三年的等待是值得的。虽然带土已经结婚了。卡卡西早已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这样想了,他一直期待着带土能抛开一切世俗流言。可最终他等到的是带土的不辞而别和他与别人结婚的消息,他不甘心,他委屈,他还在等,等带土受不了那样无爱的婚姻。可事实是他看起来真的好幸福。手牵手做宣传,做节目时的互动,表演时的默契······所以他还是爱我的是吗?带土得到的是一个苦涩的吻,卡卡西用那只一直垂在身侧的左手揽住带土的脖颈。卡卡西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卡卡西吻的小心翼翼。眼眶里的泪水重重的砸在带土的嘴角,又咸又苦涩。